那些留在神途回忆中的怪物和NPC

时间:2017-06-17   作者:《神途》   来源:https://www.163st.com

1、比奇省里那些聒噪的公鸡

   鸡,神途里最弱小的族群。但它却有着充满表现张力的咯咯欢叫声,让每一个首次进入游戏新手村的人,第一印象是感到扑面而来的农家气息。奇异的是,它们还三三两两地出现在庄严的皇宫里,仿佛神途是个以鸡为图腾的国度,它们才能在红墙黄瓦的皇室里如此优雅而嚣张地昂首阔步。但鸡的神话,在布衣新人随意击杀于人流如织的大街上的残酷事实下被滑稽地摧毁。

   尽管多年之后,鸡鸣之声依然嘹亮,但随着新区变老区、新人变旧人,经过比奇的路人的脚步愈加仓促、身影愈加稀少,反而衬出一种空洞和寂寥来。我很想知道,这些带给所有神途新手玩家亲切声响的公鸡,是否意识到了自己的无足轻重:经验和掉落物都微乎其微,大家甚至都不愿意为它停下脚步。事实上,它们的聒噪仍然响彻比奇的上空——公鸡为自己而鸣。

   公鸡的不断坚持,它们终于得到了命运的再一次眷顾。新的任务系统,让高等级的玩家穿山涉水、风尘仆仆地回到比奇寻觅它们的身影。再次关注这些公鸡时,一个怪怪的念头浮了起来:没有母鸡,一只也没有;也许,公鸡是为“在传奇的世界里竟然不存在母鸡”这种不公正不合理的现象而发不平之声,为寻找生命的另一半而终年长鸣。

 

2、白日门那拉风的带刀护卫

    事情得从那一夜说起。那一夜,我在打怪的路上,与某个貌似和善的人相遇。他默默地站在我身后,等我被怪完全包围之后,蓄足了四级烈火、三级合击和逐日剑法,突然如火山爆发地向我头上倾泄而来;那一夜,我带着英雄,刚从书店回酒馆,在门外双双被涂了红绿色(道士施毒术)。那放毒的家伙还呆在安全区外,我出去攻击他,英雄跟着跑出来,刹那间,犹如古龙小说中杀人巷道的情景,卖东西的、修鞋的、铁匠、走亲戚的、缠着大人非要买糖葫芦的,都暴风骤雨般向我和英雄杀将过来。而且他们还围住了回安全区的路,我飞了,英雄血溅五步、仆尸当地。

   神途里没有大侠,只有大款;没有警察和法官,只有流氓和骗子。因此,当我看到白日门里那青袍长刀、执柄握鞘、蓄势待发的带刀护卫时,总会感叹:这些代表公正的力量,就被湮没在密林深处那层层院落里。也许有一天,这些带刀护卫们,真的仰天长啸,拨刀而起,诛乱伐暴,荡清宇内,还神途一个清朗世界。

 

3、盟重酒馆那失态的老板娘

   在以前文人骚客对神途的描摹中,提过沙巴克城里那个唱着无声的歌的铁匠,可以说是比较感性的NPC了。而酒馆老板娘一出,则更是风情万种,让紧张肃杀的盟重沙漠染上了柔软、倦怠和松驰:虽说生命如梦,却又真实无比……抱歉,我失礼了。

   我有时会揣测,这个风尘中的老板娘,会不会在某个客人稀少、不无聊籁的午后黄昏或者夜晚,关上店门自斟自饮,在醉意中回到年少如花、浓洌如酒的时代;又或者,掩了前门,从后门出来,与盟重土城的某个人相会。这个人会是谁呢?不可能是旁边迂腐干瘪的书店老板,不可能是大腹便便的屠夫……最可能的是,那个盟重安全区公告牌边卖杂货,却是神途里唯一能修荣誉勋章的流浪汉摊主。

   也许,流浪汉当年英俊风流,为避情债,隐名埋姓,以卖杂货为生;而老板娘,则是某个富家小姐,舍弃亿家身家,追随而来。只是,他们为爱走遍天涯海角,终于相隔如此近,却失去了再爱的勇气,也一直下不了放弃的决心。只有酒能让他们在迷幻中随心所欲一回。

 

4、苍月岛那一对比我风骚的boss兄弟

   也许,随着神途高级装备的愈加炫丽,牛魔王和黄泉教主的服饰不再那么让人羡慕。在只有天魔、道袍和法衣的年代,牛魔王那一身精绣金甲,镂金长刀,飘逸无比的蓝绸如烟一样袅袅升起;黄泉教主则金银相间的铠甲,和始终散发着雾气的长杖,让所有玩家惊若天人,自惭不已。

   风骚,虽然我们可以用凤天凰天、王者战袍、天龙圣衣甚至倚天战甲来包装自己,但仍然缺少那一种牛魔王和黄泉教主与生俱来的风骚气质。按惯例,一般单幅神途地图上终极BOSS只有一个,但这两个同样重量极的BOSS,却神奇般地同时存在于苍月岛。早有玩家推测他们是表兄弟关系,表面上他们老死不相往来,只是为了迷惑魔龙城的魔龙教主。这些都只是传说,随着江山代有才人出,神殿火龙、雷火蛛王、冰眼巨魔等早已将牛魔王和黄泉教主甩在身后,这些传说于是更加无从考据。

   于是,随着恶、毒、邪等气质被超越或掩盖,这对BOSS兄弟,只剩下了风骚。犹如我的神途岁月,只剩下了我与NPC的温暖记忆。

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声明】: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本站!本站为非商业性质神途发布网,所有神途开服信息均来自互联网采集,谢绝一切商业广告投放。

CopyRight 2014-2017 | 黔ICP备16000543号-1 | 网站地图 |